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表姐带我去玩换妻
表姐带我去玩换妻
我只得也钻进了被子,压在秋彤的身上,亲着她艳如桃花的脸儿,一边让「弟弟」在她两腿间「乱
拱」,一边把刚才的问话又说了一便,还加了句「我怕乱拱……会弄伤你的」。

秋彤没有说话,但我敏感到,她不但掰开了『妹妹‘,还伸手来捉住了我的「弟弟」,并将「弟弟」
送到了「妹妹」的口口上。这一下,我的「弟弟」就不乱拱了,很斯文的把「头」慢慢地嵌入到「妹妹」
的小口里,然后才将整个「光

头」和具杆缓缓刺了进去,当刺到幽径尽头的肉球时,秋彤的口里发出了一声闷哼。

「舒服吗……我刚才进来的那一下……进得很慢的……一定舒服吧?」

「嗯…,你别……这么直白……好不好哦,问得人……怪不好意思的……」

「老婆,可我们只有三天……不,现在就只有两天了,不直白点,就是在浪费时间……」

……

我们就这样边聊(语言沟通)边H (肉体沟通)着,交战之初,我就是这么斯文。这时,隔壁的「
两口子」貌似比我们进度要快些,我已经听到了床和地板的「叽嘎」声(我们房间是两隔壁,我们都把
床靠在中间的隔墙上,动作一大,我们相互就能听到的)。

我双肘支撑在秋彤的双肩外侧,将双手落在她胸前那对虽然不是很大,但很坚挺的乳房上,时轻时
重、时快时慢的搓揉着两颗钉起的乳头。我的抽插很缓慢,几乎是「嵌」进「刮」出几下,就去深触她
的屄芯一下,就是人们都知道的「九浅一深」,但那浅,就要「嵌」进「刮」出那几下,越慢,女人就
会觉得越爽,但有的男人往往会把持不住的,后来就演变成了「九浅如偷懒,一深才认真」。

但我这时的「九浅一深」,恰恰相反,「九浅」货真价实,「一深」却只发八、九乘功力,为何?
因为我那「弟弟」才顶了秋彤那幽径尽头的肉球几下,就只见佳人眉间紧锁,娇声呻吟,貌似很不适应。

「怎么……痛吗?」秋彤的一颦一皱,都逃不过我狼一样敏锐的眼睛。

「嗯……有点……」,在我的「传染」下,秋彤也开始直白起来。

「你……夏兄弟的……没抵……到……过?」我有些好奇。

「没……不……,抵到过……,不过,没你……这么痛……」 .

我顿时明白过来:同一件「衣服」穿在一胖一瘦、高度相等的两个「弟弟」上,瘦的就显长,胖的
就显短,何况我「弟弟」竖起还「高」些,秋彤的「妹妹」「穿」在我魁伟的「弟弟」身上,本来身段
「高挑」的「妹妹」就矮胖了许多了。

我非常心痛的抱着秋彤,连声道歉,秋彤却安慰我说:「别……一会适应了……就会好的……」。

这女人呀,适应能力就是很快,我才上吻香唇,手抚胸乳,将鸡巴时轻时重、时深时浅的在秋彤那
屄屄这么折腾了十几分钟,刚才还紧锁眉间佳人,这会就明眸含情、眉间含笑的轻声呻吟起来。

看着秋彤那非常享受轻声呻吟的样子,我貌似听到了进攻的号角,我的嘴巴就紧紧吻住了她的双唇,
接着,我们就「舌尖吐香」「香唾生津」……我的双手一会轻揉双峰,一会爱抚佳人的圆臀;胯下的鸡
巴时而如急风暴雨深插猛顶,时而似闲庭信步巧摘花芯……如果秋彤是「诗」一样的少女,我又怎敢这
般的随心所欲、痛快淋漓?但对「散文」般的成熟少妇,我自然就会格外的尽心和卖力……

「哎呀……哥……你……真棒啊……我还很少……这么……舒服过呐……哦!」

秋彤「哦」的这声,正是我顶着她的屄芯时发出的。随着我抽抵速度的加快,秋彤的呻吟声越来越
大,在快感难禁的时候,她的双脚还踢了木版隔墙几下,正当我准备换个姿势发动总攻时,门外传来了
急促的敲门声!

第五章《教学相长》

上章我讲到,我正当准备换个姿势,向秋彤的「竹筒屄」发动总攻,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这
声音,顿时使我和秋彤都大吃一惊。我速速裹上浴巾拉开房门一看,门外站的竟是隔壁那「两口子」,
夏日是那样的焦急,我那老婆的表姐也气鼓鼓的。

乍见他俩同时站在门外,我还以为他们才「新婚」就闹了矛盾,就取下门上的防盗链,让他们进入
房间,关上门,正想问他们这是怎么啦,夏日就一下蹿到床前,掀开秋彤身上的被子,把秋彤的身子转
来转去的看,一边看,还一边着急地问:「老婆你……你……怎么啦?出……出什么事了?」 .

夏日这一掀一看,秋彤那脸呀,被羞得那红的,我都没法形容——刚才在匆忙间,她身上什么也没
穿,只是用被子盖住了一丝不挂的胴体,夏日这一掀,她的身子就一览无遗的裸现在众人面前,一向矜
持端庄的良家少妇,怎经得如此当众展览?何况还是被夏日这么转来转去的展览,秋彤脸不红得我都无
法形容,那才叫怪!

秋彤被这突如其来的「展览」,羞辱得顿时泪水花花,轻声的抽泣起来。

「他……这是怎么啦?」我冲着老婆的表姐厉声的问道。

老婆的表姐连忙分辨着说:「这不怪我啊……是他听到他老婆在这边又叫又踢的,担心出了什么事
……非要过来看看……我拦都拦不住。」

「TMD ,担心会出事?会出什么事!」我禁不住胸中升起了莫名怒火,又厉声的质问夏日。

夏日还没意识到我此刻已「愤从心中生,怒从胆边起」,还在那里想解释什么:「我以为……你…
…把我老婆……怎样了。」

「我会把你老婆怎样了?……肏了!」我紧攥拳头,手臂上的肌肉顿时隆起,那模样,也凿实的吓
人。这时,秋彤已经缓和下来,她檫着眼眶里的泪花,将被子裹住赤裸的身子,走到我身边拉住我的手
说:「哥,就算了吧……我老公也是为我好……他是担心我……」。

「……担心你什么?」我又把问话转向了秋彤,不过语气已经由愤怒转为了平和。也许是我被那「
两口子」气荤了头吧,连这么「低级」的话都问了出来。

秋彤见我这么问,她一定以为我在调侃她了,陡地脸儿一红,有些「破涕为笑」,但又不好意思笑
出来,我只能形容她是「欲笑不能」的「眉儿上弯、嘴角上翘,轻咬下唇」的对我说道:「我老公担心
什么,哥,你又不是……不知道……」。

夏日这时象个出了错的孩子,站在一边不说话了,我老婆的表姐却一口接过秋彤的话说:「夏日是
担心他老婆……遭不住你的大鸡巴……我都给他说了,女人那东西能大能小的……大起来可以生孩子,
小起来手指插起都有感觉,可他就是不放心,……」

「是吗?……夏老弟,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你难道还不知道我不是……不懂『怜香惜玉‘的男人?」
——当时我本想说「你难道还不知道我不是『自己老婆省着肏、别人老婆拼命肏’的男人」的,但话到
口边就忍了回去,我怕听了这话秋彤会伤心。

接着,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对夏日说:「我现在告诉你吧,免得你再担心你老婆……啊,不,现在
是……我老婆,我是把鸡巴……变短了肏的……」。见他有些不相信的样子,我接着转身对秋彤说,「
我知道你不好意思说……是不是真的,这样吧,我转身不看你们,我说的是真的,你就向夏兄弟点头,
不是真的,你就朝他摇头……」,说完,我就真的转过

身去,面对床对面的那面墙壁。那墙壁是放电视机的那面墙,我从墙上那面镜子里,看到秋彤在向
她真正的老公点着头。

谁知这个半真半假的「玩笑」一开,我就自惹了麻烦,夏老弟非要我变给他看……我晕啊……,我
这「变法」,只是为心仪的女人,我又怎么能在男人面前变来变去?

但是后来我才把夏老弟的话听明白了,他不是想变短,而是想把鸡巴变长些、变粗些!

我就有些苦笑不得的说:「你的鸡巴已经够长了啊,再长,你难道想把你老婆……啊……不……现
在是我老婆肏死?」我这句纯属玩笑的话,竟然就象日本的9 级地震和随之而来的海啸,使在座的一男
二女(老婆的表姐在「装莽」)都大为吃惊!

哎,看来……是该给他们上点……性交知识课了啊。

听说我要给他们上课,三个人就在床上「排排坐」,这一下就美死了夏老弟,他坐在中间,左抱我
老婆的表姐,右抱他「换」前的老婆,那床被子就盖在他们三个身上,肯定有手在被子下乱摸……看,
秋彤的脸被摸得红彤彤的,正在悄悄看我有什么反应,老婆的表姐一边瞄着我,一边在与「换」得的老
公卿卿我我,这会只有夏老弟最老实,神情专注的朝我这边看着。哼,貌似最老实的人,一定就是最不
老实家伙,一想到「汝子不可教矣」,于是我就大叫:「下课」!

「哎呀,其实你想讲的那些,他们都晓得……你无非就是想说……鸡巴小点点,女人还喜欢些……
是不是?这些话,要我们女人来说……才有说服力……噢!」

老婆的表姐见我又要发火,立刻出来替我打圆场,她讲了一则美女的征婚广告,那美女在自我介绍
和提出「配偶」的条件的最后,有这么一句「雷语」——「阴茎以中下者为适,中上及以上者免谈」。

最佳搭档就是不一样啊——我才讲了长鸡巴对女人不好,她就知道用美女喜欢小点的鸡巴来给我顶
起!瞧,多给力!

「这是为什么……姐?」夏日向我老婆的表姐问道。

「因为这美女是妇产科的,」老婆的表姐点着换得的老公的额头说,「她知道阴茎长了,女人就容
易子宫颈发炎,宫颈炎久治不愈就有可能病变成癌症……」

「啊……」

「……其实女人最喜欢的,就是鸡巴在阴道里慢运动,慢的,特刺激,还有就是龟头进去出来那一
嵌一刮的胀胀感觉……小一点的这样做,也一样能令女人兴奋……噢……」。

这时,夏日的头不住的点着,因为他相信我老婆的表姐也是「医生」(我们这样说的,我是老师,
「老婆」是医生)。秋彤的脸有点红,她貌似真想做「性交咨询」:「这些……我都知道……刚才,哥
就是这么……做的……使我好兴奋……我那位……也这么做过,可就是做不了几下,就要……」后面的
话,她看了看老公,夏日到很直率:「你说吧,就说我没用……这么做不了几下,就要……射精……」

我见话都说到这份上,立刻就抓住了问题的核心:「现在,夏老弟知道不是你那『弟弟‘小了吧—
—锄头不怕小,只要钢火好;鸡巴不怕小,只要浆水饱——只要有硬度和持久力,都是女人喜欢的极品
……」

我这么一说,秋彤哪怕有些脸红,都忍不住在抿嘴抿嘴的笑,我老婆的表姐拍着我的肩说:「嗬,
老公不愧是教书的,就这么盖,总出口成章……」

这时,夏日显得有些不高兴,他显然是为还没有得到我这个大哥的实质性帮助而窝火。「哎,人家
把那么乖的一个漂亮老婆都给你肏了,你不帮他,怎么说得过去啊」——我在心里就这么对自己说。于
是乎,我左手搂着老婆的表姐,右手搂着夏日「换」给我的老婆秋彤,以夏日之道还治夏日之身(刚才
他就这么左右开弓的),但「报复」之后,我还是给了他最实质性的帮助。

我说:「身体是H 的本钱,身体就象这个『1 ‘,妻子、孩子、小妾、小蜜……就是数字『0 ’,
『1 ‘这么竖着,后面的『0 ’越多越有意义;『一‘这么躺下了,后后面的『0 ’再多也都等于『0
‘」。

然后我就面授了夏日一套最基本最易练也最需要「恒心」的「提肌压练法」(自创),并叫秋彤回
去后百度一下提升阴茎战斗力的肉类、菜类(如泥鳅、驴肉、牡蛎、鹌鹑、鸡蛋、海藻、韭菜、大葱等
等)并学制药膳替夏兄弟补补身,还叮嘱秋彤,有的补药不能滥用,要在医生的指导下循序渐进。

至于怎样的H 姿势和技法才能力避夏老弟「不济」的毛病,我望着非常关心老公的秋彤,一阵色色
的「淫」笑:「这个嘛,我一会再教你……什么,现在就想知道?……你不怕……在他们两口子面前…
…表演……活春宫?」,说得秋彤满面通红,直往被子里面躲。

后来,我摸出几颗随身带着以备不时之需的「纽扣」(泰国帝王家宝)给了夏日,说这是外用的可
以试试,还简单告诉了涂抹方法。夏日欣喜的问我:「效果怎么样?」我说:「要因人而异呗,不过我
觉得还可以,坚持使用可使鸡巴增粗增长(要辅以按摩,但对我不明显,可能是我」弟弟「已达极限),
但我觉得『延时效果‘不错。」而这正是治夏日「把持不住」毛病所急需的「药」。

我说的时候,忘记了老婆的表姐就在夏日旁边,听我这么说,她就要追着打我:「你怎么给他这个
啊,也不怕你『老婆‘……我遭不遭得住唆?他延时不射他就爽了……我不是要遭『爽翻梢’……」我
知道风骚的老婆表姐,就喜欢与比她年轻的男人玩「姐弟H 」,这次把她带出来冒充我老婆,不让她「
爽翻梢」,她怎么得依我。果然,她才追打我几下,就去拽住了夏日,骚屄绰绰的说:「我们走啊,去
试试他说的是不是真的,要不是,我们就回来找他算帐……」

待那「两口子」出去后,我关上门钻进被子里,却看见秋彤的眼睛红红的,貌似很难过。「你怎么
啦?」我搂抱着她不解的问,可她怎么也不理我,我有些急了,就又是向她敬礼,又是向她作揖,真不
知道何时得罪了这位佳人。

后来,她被我问急了,才音声哽咽的问我:「你刚才……那么凶,是不是……用了……那个的?」

我一时没明白过来:「刚才?我凶吗?……啊,是不是我凶了你的夏日,你心里还在难过啊?」

「还装啊?是在他们敲门之前……」

「之前?那之前我没凶你吧,我们还在你摇我耸的H 呐,那会儿配合得越来越好啊」

「天啦……我是说刚才你肏我……肏得那么凶……是不是用了那个『纽扣』‘的?」

「你怎么怀疑我用那个啊?我身体好,阵仗就大点,很正常嘛……」

「你不是说,搞自己的老婆不用,用了老婆会遭不住,搞别人的老婆就使劲肏,一般会用那个的吗?」

「天啦!」现在轮到我学她喊天了:「我现在要搞的,是别人的老婆吗?是我自己的老婆啊……哎
哟,你别掐我……把腿张开点,被他们这一搅和,老婆……你的屄水都干了……把屄屄掰大些……我」
弟弟「要进来了……啊!」

话音没落,我的鸡巴已缓缓插进了秋彤的阴道,随着我「啊」的一声,秋彤几乎也同时的一声「啊」,
只是我的「啊」是话的结尾,秋彤的「啊」却是呻吟的开始……

那接下来的H ,我真的很累,我与成熟少妇H ,就喜欢「一气贯通」,先前的那式「平定中原」,
我用「九浅一深」,「左右拗圈」……时慢时快、时轻时重的肏了秋彤足足二十来分钟,才把佳人渐渐
送入佳境,可秋彤那「换出」的老公严重违反我们的约定,使我前功尽弃!而今还要「从头越,渡阴阜」,
哎,良宵千金难买,辜负了好时候!看着身下佳人期待的双眸,我只得在心里暗暗的骂着夏日:「TMD ,
你担心老婆遭不住我的大鸡巴肏,我现在就偏要肏她个遭不住」!

可我才用力杵了佳人的屄芯几下,秋彤就在下面轻叫起来:「哥……哥……轻点……我还没……没
适应呐……慢……慢点哦……」。听着佳人的燕语莺啼,我又怎能再用力杵下去?我就这么个人啊,特
别同情弱者,尤其对方是已在我胯下臣服的漂亮女人!

「把屁股翘起来……」,当秋彤两胯间淫水淋漓,屄屄里「噗嗤噗嗤」作响之后,我向臣服的漂亮
女人吹响了发起总攻的号角。秋彤娇声的应着,她双膝跪在床上,把浑圆的屁股翘得老高。我在她身后,
双手按住她白嫩而有弹性的圆臀,先将鸡巴顺着臀瓣沟插进她的屄屄,然后把她双手反架,使她上身抬
起、再后仰,秋彤的脊背、腰肢和翘臀,就弯成了一把不能再弯的「弓」,她的翘臀紧抵着我的趾骨,
我的鸡巴就直直的不停地杵在她阴道前壁上。我在攻击屄屄的同时,双唇和柔舌,也在不停的裹吸着秋
彤那犹为敏感的耳垂。这招「隔山取火」的H 姿式,意在「攻击」秋彤阴道前壁的G 点,肏「竹筒屄」
和「馒头屄」相似,正面交媾主要是「预热」,用「后插式」「隔山取火」的或用「女上男下式」「美
人坐桩」,才能直杵阴道前壁的G 点,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总攻仅用了十来分钟,秋彤就红潮满面,娇媚呻吟不停,旋而全线崩溃,阴户一片狼藉。在高潮来
临之际,她的娇躯貌似有些微微的僵硬,那阵阵颤抖,由屄芯、阴道、大腿刹时传到浑身,又有了轻微
的痉挛交织着,使我感到切切的爽。我很有胜利感——呵呵,我又彻底攻下了一个神秘兮兮的竹筒屄!

当我带着胜利者的骄傲,审视着因高潮袭来双眼有些扑朔迷离的秋彤时,她的双肩已依靠在我胸膛
上,她羞涩赧赧的对我说:「哥……这高潮的快感……我已经好久……没有过了……这」欲死欲仙「的
感觉……真的好爽……好舒服……啊……谢谢……哥……啊……」。

听到她这般的说,一股怜悯之情油然而生,我轻轻把她放下,将被子盖在我们身上。我深知高潮后
的佳人需要些什么,就用手搂着她,抚着她有些凉凉的肌肤,将唇贴在她脸上,似吮似吻般的蜻蜓点水,
嗅吻着佳人特有的体香……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杆,我看佳人还没醒,就轻轻捞开了她身上的被子,又欲将她迷
人的秀色大餐一顿,秋彤却在此时也醒了,见我正色迷迷的盯着她看,陡的发觉她自己还是赤裸裸的,
身上还残存着昨夜激战后的那片狼籍,顿时满面绯红起来。她速速披上浴衣,一面向卫生间走,一面扭
头娇嗔的对我说:「你……还不来洗?一会……还要去划船呐……」不待她说完,我就大步流星的过去,
把她抱起,匆匆进入卫生间,与她洗了个「鸳鸯浴」。

浴后饭罢,我们到清水河边的租船处等了那「两口子」一会,才见他们姗姗而来,我问他们那「纽
扣」的效果如何?夏日说好,老婆的表姐却说不好。我忙问何故,夏日说,他涂抹药物不久,便觉具杆
灼灼发热,交媾之时,始终昂然,似有「精久不射」之感。我说好啊,说明用「纽扣」用对了。老婆的
表姐却厉声道:「好个屁啊,他倒是『精久不射‘了,可我也高潮迟到了好久,平时我磨十来分钟就会
高潮的,可昨晚,我足足磨了半的多小时,还没享受到高潮!」我闻言寻思良久,就问他们用药后是隔
了多久H 的,二人均说十来分钟,我闻言大笑,这药涂抹后,要隔四十多分钟方才可H ,不然,药物尚
未完全被龟头龟沟吸收,就会使女人原本敏感的变为不敏感,故双双延时(以上仅是我的分析)。老婆
的表姐一

边埋怨我昨晚没说清楚,一边又来打我,我一边招架一边笑道:「你还打?昨晚就是你打掉了『四
十几分钟后才H ‘几个字,再打,兴许还要打掉什么,让你今晚也享受不到潮……」听我这么说,那疯
骚的表姐才住了手。

我们租了两条双桨游船,我们两对「新人」各驾一舟,一前一后在河上慢游,我和秋彤在前,那「
两口子」在后,先时相隔不远,但渐渐他们就落后了许多,秋彤要我停下等他们,我说不必,这河没什
么分岔,不会迷路,让他们慢慢跟上就行了。秋彤见我划的较快,就叫我划慢点,我色色的对她一笑:
「我们这会去个好去处,马上就到……」听我又说「好去处」,秋彤的脸就「倏」的一下红了起来,因
为我说的第一个「好去处」,就是「坐爱枫林」,在那里,我们坐着做爱,迈出了我们「换」的第一步,
秋彤这会就对「好去处」特别敏感,又见我对着她那么「色色的笑」,自然就知道有一番浪漫的H ,在
前面什么地方等着我们呐。

转了一个小弯,我们就到了一个游船特多的地方,那里有个很大的溶洞,溶洞洞口高出河面两丈有
余,洞口十分宽敞,溶洞两边的石壁上星光闪闪,既有扑朔迷离激光幻影,还有指引游船深入溶洞的安
全(应急)指路灯。因为我来玩过,对这溶洞还是很熟悉的,我就径直的把船向溶洞的深处划去。这溶
洞的支岔是比较多的,越往里面划,灯光就越暗,我就叫秋彤拧亮租船时领的手电,趴在船头给我照路。
我就这么东进个小溶洞、西钻个小溶洞,一会就来到个「前无游船灯光、后无划船桨声」、灯光不甚明
光亮的小溶洞里。

「哥,怎么不划呐?」秋彤趴在船头,拧着手电扭头问我。

「到啦……」我让游船借着惯性缓缓的向前,一边解开了皮带。

「这是什么好去处呀,啥都没有……」秋彤貌似有些明知故问。

我用手拍着秋彤的浑圆屁股:「怎么会没有啊……『好去处‘就在你这里,快把屁股撅起来,让哥
……炫一下腰火」(炫腰火:方言,意指H )。

秋彤一点没有扭捏,她把屁股慢慢撅起来,由我把她的亵裤褪到腿弯处。我把大鸡巴在她白嫩的屁
股蛋和阴户上磨蹭着,不一会,她那屄屄里就有了淫水,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着微光。当我把鸡巴慢慢插
进去之后,她趴在船头,缓缓扭动着腰肢,迎纳着鸡巴在她屄屄里的缓慢抽抵,并扭头对我说:「哥…
…你身体真好……姐真幸福哦……」我支吾的应着,渐渐加快了插抵的速度,这会却是很快,就在秋彤
的屄屄里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当我们打扫完「战场」,将游船划出溶洞时,那「两口子」正在洞口外,见我们出来,夏日问我们
:「里面……有什么好看的吗?」我说:「有」,我老婆的表姐就问:「是什么?」我说:「有人在里
面H ,」听我这么说,那「两口子」就来劲了,直朝我们划过来,还同声问:「在哪儿?」我把游船从
他们的船头划过,叫他们跟着我,就会看到刚才H 男女的背影。那「两口子」紧跟着我们的游船,还在
问:「在哪儿、在哪儿」,秋彤转身冲我娇嗔的说了句「讨厌」,就羞赧的转过身去,我见她耳朵后面
都是红云。

停船靠岸,我们就去午饭,饭后各自小睡一会,下午相约去逛「宝轮寺」古刹。「宝轮寺」乃佛门
圣地,请修之所,我们虽非佛门中人,亦不敢造次,就无非是撞钟击磬,上香许下各自都不愿说的心愿。
寺外是一条小街,有许多兜售「纪念品」的,我突然想到,我们两对夫妻在此相「换」,亦属有缘,俗
话说,「千年修得同船渡,万年修来共枕眠」,我与秋彤这三日的「夫妻」,虽未修上万年,却也何止
几千年的缘分?就决定买一件「礼轻情义重」的纪念品送她留念。我在这街上转了一转,就只勉强选中
了一个「玉笔筒」,那「玉笔筒」通体翠绿,做工还算精美,中间筒体雕有花纹,两边是两条腾飞的玉
龙。本人对龙尤为崇拜,且不说龙能腾云驾雾,上天入海,单就龙是我们祖先的图腾,帝王称真龙天子,
我们称龙的传人来看,就足见龙在炎黄子孙中的分量。当我把「玉笔筒」送给秋彤,并说明日匆忙,恐
无时间再寻纪念品之后,秋彤就对我说道:「哥,你等等,我也去选件纪念品」。

不一会,秋彤就向我走来,把她选的纪念品递给我,我一看,也是「玉笔筒」,只是那雕有花纹的
筒体两旁不是两条飞龙,而是两只展翅飞翔的玉凤。「好……好!」我送她玉龙,她回送我玉凤,很对
等!很有意思!

「哥……怎么……你已经知道妹的……心之所想和意的所思了吗?」秋彤见我说好,就看着我微笑
着问。好个秋彤,居然把我说的话都记得这么清楚!听秋彤这么问,我才知道原来她还有深意。于是我
大胆猜测,她一定把我们三日的「夫妻」,比着了「龙凤呈祥」!我问她是不是?秋彤这一次没有脸红,
看着我点了点头。我知道,她现在不但接受了我的「直白」,她自己也「直白」多了。

在回来的路上,我拿着秋彤送我的「玉凤笔筒」,对秋彤说:「我们来做做文字游戏,胡诌个对子
什么的,好吗?」她看着我,高兴的点了点头,我把手里的「纪念品」看了一会,就说:「我就以你送
我的」玉凤笔筒「作上联——丹凤朝阳双飞艳——我这里的『丹‘,是指红色的凤冠,不是只有一只凤
啊,我后面的『艳’,是指颜色艳丽……」。因为是口说,不见文字,我就这么做了点解释。

「啊……那……你的『阳‘在哪里?」秋彤这「考官」还把关挺严,认真的很。

「这个阳啊,不是个『圆‘的吗?我就取了笔筒主题这个筒的横切面……」

「到啦……」我让游船借着惯性缓缓的向前,一边解开了皮带。

「这是什么好去处呀,啥都没有……」秋彤貌似有些明知故问。

我用手拍着秋彤的浑圆屁股:「怎么会没有啊……『好去处‘就在你这里,快把屁股撅起来,让哥
……炫一下腰火」(炫腰火:方言,意指H )。

秋彤一点没有扭捏,她把屁股慢慢撅起来,由我把她的亵裤褪到腿弯处。我把大鸡巴在她白嫩的屁
股蛋和阴户上磨蹭着,不一会,她那屄屄里就有了淫水,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着微光。当我把鸡巴慢慢插
进去之后,她趴在船头,缓缓扭动着腰肢,迎纳着鸡巴在她屄屄里的缓慢抽抵,并扭头对我说:「哥…
…你身体真好……姐真幸福哦……」我支吾的应着,渐渐加快了插抵的速度,这会却是很快,就在秋彤
的屄屄里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当我们打扫完「战场」,将游船划出溶洞时,那「两口子」正在洞口外,见我们出来,夏日问我们
:「里面……有什么好看的吗?」我说:「有」,我老婆的表姐就问:「是什么?」我说:「有人在里
面H ,」听我这么说,那「两口子」就来劲了,直朝我们划过来,还同声问:「在哪儿?」我把游船从
他们的船头划过,叫他们跟着我,就会看到刚才H 男女的背影。那「两口子」紧跟着我们的游船,还在
问:「在哪儿、在哪儿」,秋彤转身冲我娇嗔的说了句「讨厌」,就羞赧的转过身去,我见她耳朵后面
都是红云。

停船靠岸,我们就去午饭,饭后各自小睡一会,下午相约去逛「宝轮寺」古刹。「宝轮寺」乃佛门
圣地,请修之所,我们虽非佛门中人,亦不敢造次,就无非是撞钟击磬,上香许下各自都不愿说的心愿。
寺外是一条小街,有许多兜售「纪念品」的,我突然想到,我们两对夫妻在此相「换」,亦属有缘,俗
话说,「千年修得同船渡,万年修来共枕眠」,我与秋彤这三日的「夫妻」,虽未修上万年,却也何止
几千年的缘分?就决定买一件「礼轻情义重」的纪念品送她留念。我在这街上转了一转,就只勉强选中
了一个「玉笔筒」,那「玉笔筒」通体翠绿,做工还算精美,中间筒体雕有花纹,两边是两条腾飞的玉
龙。本人对龙尤为崇拜,且不说龙能腾云驾雾,上天入海,单就龙是我们祖先的图腾,帝王称真龙天子,
我们称龙的传人来看,就足见龙在炎黄子孙中的分量。当我把「玉笔筒」送给秋彤,并说明日匆忙,恐
无时间再寻纪念品之后,秋彤就对我说道:「哥,你等等,我也去选件纪念品」。

不一会,秋彤就向我走来,把她选的纪念品递给我,我一看,也是「玉笔筒」,只是那雕有花纹的
筒体两旁不是两条飞龙,而是两只展翅飞翔的玉凤。「好……好!」我送她玉龙,她回送我玉凤,很对
等!很有意思!

「哥……怎么……你已经知道妹的……心之所想和意的所思了吗?」秋彤见我说好,就看着我微笑
着问。好个秋彤,居然把我说的话都记得这么清楚!听秋彤这么问,我才知道原来她还有深意。于是我
大胆猜测,她一定把我们三日的「夫妻」,比着了「龙凤呈祥」!我问她是不是?秋彤这一次没有脸红,
看着我点了点头。我知道,她现在不但接受了我的「直白」,她自己也「直白」多了。

在回来的路上,我拿着秋彤送我的「玉凤笔筒」,对秋彤说:「我们来做做文字游戏,胡诌个对子
什么的,好吗?」她看着我,高兴的点了点头,我把手里的「纪念品」看了一会,就说:「我就以你送
我的」玉凤笔筒「作上联——丹凤朝阳双飞艳——我这里的『丹‘,是指红色的凤冠,不是只有一只凤
啊,我后面的『艳’,是指颜色艳丽……」。因为是口说,不见文字,我就这么做了点解释。

「啊……那……你的『阳‘在哪里?」秋彤这「考官」还把关挺严,认真的很。

「这个阳啊,不是个『圆‘的吗?我就取了笔筒主题这个筒的横切面……」

我口里虽然这么说,心里却在想:秋彤啊,你怎么还这么老实,还这么笨,这竖着的「笔筒」不就
象男人竖着的「阳具」?我这里的「丹凤朝阳」是一语双关,你只理解了我的一层意思,二层意思是暗
指女人给男人做口活,你怎么就没懂起?但我不能说出来,这么说出来,就会大刹秋彤正想着如何对出
下联的「风景」。

秋彤也算是「才思敏捷」,只想了一会,就有了下联——「双龙腾飞绕玉梁」。

我这个改卷的也是很严的,只给了她60分。秋彤不服,问我为什么扣这么多,我说,我们是夫妻,
我还手下留了情,不然,你会不及格滴。秋彤点头承认,她对的是不太工整对仗……我说:你的「双龙」
对我的「丹凤」非常好,「腾飞」对「朝阳」也将就(她是「动词」对我的「动宾结构」,勉强Pass),
但用「绕玉梁」对我的「双飞艳」就太离谱,尤其是她只顾着「平仄」,把竖着的「柱」变成了横着的
「梁」;再者「玉」在这里「直白」出来,也是不行的……

「那……你对个……我听听……」秋彤虽然服了我,但也没有就轻易的放过我。我想了想说:「只
要我的分高点,就算我赢啊,」秋彤点了点头。哈哈,她又上当了……

于是,我第一步就力保分数持平,照用了秋彤的「双龙腾飞」,自加60分;

这时,看看离旅馆近了,我也就没有再多考虑,随便说了——「双龙腾飞入洞中」。

秋彤一听,「呵呵」大笑:「你这『入洞中‘,也不对『双飞艳’呀!还说要比我分高呢……」

我一下拉住秋彤的手,不让她继续向前走,再走,就到旅馆了。我说,两条龙入一个洞,是不是只
有一条一条的入?我这里有个「暗一」对「明双」;再者,我这样是「写实寓意」:「丹凤朝阳双飞艳」,
「双飞」你听说过吧?是意指「两女一男」的性交做爱;我对的「双龙腾飞入洞中」,就是暗喻「两男
一女」的性交做爱,上下对仗工整,该得100 分……

我这么抖出评分标准和公布得分,早把秋彤闹了的大红脸,她直擂着我胸膛说:「哎呀,哥……你
真坏……好……下流啊」。

「非也、非也……我是色,但色是男人的英雄本色。我自诩自己色得有品位,就是『喜新不厌旧,
风流不下流‘啊……」

听我说完,秋彤挣脱我的手,一边向旅馆跑,一边不时回头「恨」我几眼,那模样,真是「回颦一
『恨‘百媚生」的迷人……

本来,我们刚才在回来的路上做做文字游戏,和在旅馆前的那番胡诌,其实都是路上无聊和即兴开
开玩笑,根本就不能当真。我回到旅馆,就不当回事的撂到了一边。可秋彤却貌似受到了一些「刺激」,
不但不怎么理我,还时而沉思,时而叹息,看她那样,我也凿实的心痛,但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言语安
慰。晚饭时,她竟然还「违规」,把「换」出的老公拉到一边去,「嘀嘀咕咕」了好久,貌似要对我要
采取什么「制裁」行动。哎,想到明天上午后,这场「换」的游戏就要结束,我也就只有「以不变应万
变」,「听天由命」、「泰然处之」。晚饭后,我哪里都不想去,蜷伏在标间的沙发上,玩玩手机里的
小游戏。老婆的表姐

还以为我生了病,还过来问我到不到医院去看医生。我说,没事的,我只想一个人安静一会,你自
己去找你的老公玩点快乐的,不要亏待了自己。老婆的表姐说,那两口子都「违规」了,这会根本不见
人影,不知道他们躲到了哪里……

正说着,房门开了,秋彤和夏日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走在后面的夏日关上房门,秋彤很平静的走
到我面前,深情的看着我的眼睛说:「哥……我们都商量过了,你说的,我们都同意。」……

「什么……我说的……什么?」我说的废话太多太多,我一时没明白秋彤说的是什么。

虽然秋彤这时的脸已有些红晕,但她还是那么大方得体,用那两泓荡漾着涟漪的目光,注视着我有
些迷茫的双眼,我们眸目生辉,从她的目光里,我「读」出了「丹凤朝阳」、「双龙入洞」几个字!

「是吗?真的……是吗?」我没有说我「读」出了什么,很激动、很激动的当着夏日把秋彤抱在了
怀里。

秋彤在我怀里还在深情的望着我:「哥……是真的,我们都是从……内心的愿意」……

我一把抱起秋彤就向卫生间跑,边跑边对夏日喊道:「夏老弟我们……快开始!」

第六章全身而腿

上章说到,我一把抱起秋彤就向卫生间跑,快到门口时,我才想到绝不能亏待了夏老弟。秋彤在我
怀里说的很清楚,他们是商量了的,都是从内心的愿意。既是「他们」,当然就有夏老弟的份,我这么
只顾抱着「换」得的老婆去洗澡,把夏老弟撂到一边,是不是有点那个……「重色轻友」的嫌疑?再说,
我老婆的表姐也得有人抱呐,不抓紧时间一块洗洗,一会怎么3P、4P?

我们四人脱得光条条的,挤在不大的卫生间匆忙的洗澡,浴缸中站的是我和秋彤,浴缸外是老婆的
表姐和夏日,大家都急着要「用水」,一个淋浴蓬头就这么换来换去的,怎么也换不过来,后来还是老
婆的表姐拧开了洗面盆的热水,才彻底解决了问题。

匆匆浴罢之后,我们两对「夫妻」分别上了两张床,本来想挤在一张床的,又怕那床不怎么结实。
一上床,我就先给佳人秋彤做口活,才舔舐「原汁原味」没多久呢,佳人就眉心不住的跳动,脸儿红红
的轻声直叫唤:「哟哟哟哟……好好好……好痒……」,那副貌似酥痒难禁的样子,凿实好迷人。谁知
这时候,老婆的表姐来到我身边,她推着我的身子,骚屄戳戳的对我说:「你看嘛,夏日这会还在搽药,
我可不想又象昨天那样,找不到啥子感觉……」。我这才扭头去看夏老弟,他这会正在把药往龟头上涂
抹……晕啊,有我这「一柱擎天」,你夏日只是个配角,干吗还傻戳戳的去搽药?等到你四十分钟后才
来参战,恐怕就只有打扫战场的份咯。哎……你自愿要作「壁上观」,我也奈你不何!

我就叫秋彤起身让我躺下,然后就叫老婆表姐和秋彤来给我「吹喇叭」,老婆的表姐到底要「老道」
得多,秋彤才斜跪在床沿边,身子的重心才向我鸡巴移过来,老婆的表姐就抢先捉住了我的「弟弟」,
两片涂抹得艳艳的嘴唇,就在「弟弟」的光头上咂裹起来……

我老婆表姐的口活就是做的好,我就叫在一旁「摇旗呐喊」的秋彤「学着点」,这时的秋彤已经完
全放开了,她用手轻捋着我的阴囊、按摩着我的睾丸,落落大方的说:「其实……我们也常这么做……」。

老婆的表姐正在给我做「深喉」呢,听秋彤这么说,就把「弟弟」让给了秋彤。秋彤的舔裹还是比
较熟练的,双唇和柔舌的配合也没话说,就是「深」的「度」还不够……这也不能怪她,她老公夏老弟
的鸡巴是「试管型」的,龟头不大,现在陡地给我这「香菇型」(学名香覃型)的大龟头做「深喉」,
又怎么能「深」得下去?」深」了几下,泪水都「深」出来了,还不住的干呕,实在不行,只得作罢。
这时她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是什么意思,不由得由衷的对我老婆的表姐说:「姐……还是你
……行啊」。

我正在舒舒服服的享受着两个美人的口活切磋,夏老弟已经来到床边,正准备用手指去戳我老婆表
姐的屄屄,我「厉声」制止道:「不许碰!你才搽了药的……」「我的药是搽在龟头上的,又没……」
「你的手指沾了药!」「那我去洗洗……」「洗干净点哈,不然我老婆本来敏感的地方一会不敏感了,
我可饶不了你……」那夏老弟就「咚咚咚咚」的向卫生间跑去。

老婆的表姐见我这么顾她,她把我的「喇叭」吹得更加的嘹亮!

也就在这时,我才发觉两个美人「双飞」的方向不和我意,我左右开弓不到她们浑圆的屁股,它们
高高撅着的屁股和迷人的四条腿儿,都斜斜的在我双脚那边,我们三人现在的姿势虽然也在飞,但就如
「鹞式战斗机」那样,我上半身孤零零的,叫我很不喜欢。

于是我就叫她们换个方向,方便我用手玩她们的屄屄,她们就依了。这时夏老弟洗了手,「跺跺跺
跺」来到床边,径直就来抚弄我老婆表姐的圆臀。我想他此刻的想法也如我一般,自己老婆就留着慢慢
享用呗,要抓紧多弄弄别人的老婆……于是乎,我就从老婆表姐的屄屄里抽出手指,把那片已经潮润的
「阵地」移交给了前来「接防」的夏老弟。

夏老弟「接防」后,我的「工作重心」就渐渐偏移向秋彤一边,我弯曲着上身,叫秋彤张开原本并
膝跪着的双腿,然后抬起靠近我上身的那只大腿,将头钻到了秋彤的阴户下边,一边用手戳着她的屄屄,
一边又舔舐和砸吸她那屄缝和阴核。

这时,我老婆的表姐貌似到了用「磨」来获得高潮的时候,她从秋彤手里「抢」过我的鸡巴,翻身
半蹲在我身边,只对我说了一句:「我这会儿……好想磨了……噢」,就一手扶着我的鸡巴,一手掰着
「蝴蝶屄」坐了下来,才坐稳呢,就不但开始了「磨豆腐」,还同时摇起了「呼啦圈」,「呼啦」着我
「弟弟」在她屄屄里「转圈圈」,幸亏「弟弟」的根根紧连着我,不然,我的「弟弟」就会齐根「呼啦」
到老婆表姐的屄屄里面去……

老婆表姐开始「磨」后,我就叫秋彤双腿曲蹲在我双腋两侧,撅着屁股继续让我舔她的小屄;秋彤
那又白又嫩的大屁股几乎就坐在我头上,我的柔舌一会裹住她的阴核咂吸,一会顺着肉缝不停的舔舐,
当她难禁酥痒时,她就将双手撑在我的胸膛上,把撅着的屁股动来动去……不一会,就有一滴、两滴…
…晶莹剔透的蜜汁儿,从屄屄的下口涔了出来,我就一点一点的将那原汁原味蜜汁儿吸进嘴里……

老婆的表姐这么卖劲的「磨」,我知道她的高潮会来得很快滴,于是我就对扭动着屁股的秋彤说:
「你要好好看看,我老婆的表……现」。本来我要说「表姐」的,幸好来了个急转弯。

不用看——这会我也没法看,我只能看到秋彤白嫩的屁股和菊花皱皱的屁眼——我就知道秋彤的眼
睛是闭着的,女人喜欢闭着眼睛H ,并不一定都是害羞,闭着眼睛H 才有足够的遐想空间。但当我又说,
「这就是你想学的那个姿势」时,我又不用看,就知她看的很专注了,专注得竟忘了屄屄那酥痒难禁的
感觉,没有了扭动屁股的勃勃生机……这真是,好心没得到好报,好泥巴没打成好灶啊!

我老婆表姐的这套「美女坐桩」,是很成「套路」的噢——她正坐,就是要我轻摘花芯;她前伏,
就是要我挤压阴道后壁和杵她幽径;她后仰,就是要我磨檫阴道前壁、去杵那G 点;她向右躐(注:「
躐」本意是「超越」我这里是「躲闪」土语),就是要我戳左,她向左鬣,就是要我戳右;她「妹妹」
离开我一点点,就是要「弟弟」跟进穷追猛顶,她「妹妹」紧贴着我的耻骨,就是不要我再戳了、只是
要我让她「磨」……

我老婆表姐的这番淋漓尽致的表演,把夏日和秋彤都看呆了,秋彤竟然情不自禁的喃喃自语:「天
啦,这叫我怎么学呀?」我抚玩着秋彤的白嫩浑圆的大屁股说:「为夏老弟和你自己好,你不必学我老
婆这么花哨,就只学她后仰套坐和我那招后插式就够了」。话一出口,我就觉得有些不妥:后仰套坐是
秋彤该学的,因为那样她在主动的「肏」男人;而后插式那是夏日该学的,秋彤那时只有被动的遭「肏」
的份。

说到这个「肏」字,是很有主动性的啊,不象「泊来语」「性交做爱」那么温馨迷人。我有个「流
氓」朋友去嫖妓。讲好「肏」一回100 的,结果他「肏」了那妓女两次,却分文不给,为何?他的理由
是,他「肏」了那女的一次(男上女下式),那女的也「肏」了他一次(女上男下式),因此就「打炮」,
互不相欠。所以我在前面说,「后仰套坐是秋彤该学的,因为那样她在主动的」肏「男人」,是「有据
可考」的。

我说秋彤不必学我老婆的表姐这么花哨,其实真是为他们夫妻以后的和谐性生活着想——夏老弟的
身体不怎么好,也不可能很快就壮起来,如果秋彤「兼收并蓄」,把我老婆表姐的招儿都学去,夏老弟
就会更加的把持不住,极有可能还会每况日下,而正处青春的秋彤,就有可能比我老婆的表姐「青出于
蓝而胜于蓝」,在性生活上的要求越来越多,这且不是不但会毁了夏老弟,还会毁了这位漂亮少妇的「
下半身」?

我说到这里,就想起了小时侯偷看的、我爷爷年轻时花「袁大头」买的、后来老爸如获至宝收藏的
竖排版《金瓶梅》中的一首诗,诗曰:

二八佳丽体似酥腰间伏剑斩愚夫虽然不见头落地早把君的骨髓枯。

望身体不好或一时欠佳的朋友,切记!切记!

有朋友会说,你在这里写H 文,还要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你一定见过香烟上的「香烟有害健康」的温馨提醒吧?它是什么意思,我就是什么意思。

我们闲话打住,「故事」接着往下讲:

我老婆表姐全套的「美女坐桩」,这么「坐」下来之后,不但有些香汗淋漓,并且她已经爽得高潮
了一次,于是,我就叫她在一旁小歇片刻,然后叫秋彤「坐上来」实习实习……这秋彤其实也是个会几
手的主儿,但见她,轻抒不甚丰腴的手臂儿,用芊芊嫩葱的手儿,夹着我硬得有些搏动的大鸡巴,一边
掰开阴户的两片阴唇,一边将淫水泛滥的屄屄口儿套在我的大龟上,然后才「噗嗤噗嗤」的慢慢地坐将
下来,那感觉,实在是不比我老婆的表姐差多少……由于她比我老婆的表姐要年轻几岁,没事还喜欢练
点「塑身操」,所以做「后仰套坐」时,后仰,小蛮腰就弯成一张弓,身子仰得很下;套坐,就坐得很
慢而且较为有力……我的鸡巴龟头就杵在她阴道前壁的G 点上下磨蹭,不一会,秋彤就居然被自己的「
后仰套坐」舒服得高潮了一次!

我就这么在床上躺着,把鸡巴交给两个成熟而迷人的美艳女人,就由他们主动的「肏」我,一招看
似我十分被动的「女上男下」的「美人坐桩」,就使她们先后享受了高潮,可我这时,还没有欲射的感
觉……但我又必须要抓紧着「射」,这是旅馆,我们两男两女同室交媾,如被外人撞破,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我就问夏老弟,还有多久能上,他看了看时候说,还有8 分钟,我在心里说着「晕啊」,口里就对
他说:「哥在这里……再教你们一招……『一箭双雕‘如何?」

我这话,是冲着他们三人说的。这招「一箭双雕」,是我淫浸十数年「闭门造车」的「冥思苦想」,
并观看了无数的H 影视,均未发现有人用过的独门招式——但不久前,我已经发现西片有一男二女,「
剽窃」了我尚未及时申请专利的「一箭双雕」了——见他们三人都在说「好」,于是,我就叫两个美人
趴在床沿上,并叫夏老弟去床的另一侧,与我对面站着,把两个女人夹在中间,以便必要时替她们给点
力。

两个女人倒也听话,于是乖乖的并肩横趴在床沿上。

「我不是要你们并肩趴,是要重叠的趴……」我一边道歉,一边说明怎么趴法,二女才恍然大悟。
于是,老婆表姐在下,身子尽量放低;秋彤在上,上身微微抬起,夏老弟就扶着她(如果夏老弟那边有
墙,就不需人扶滴)使两个女人的屁股紧密的重叠,我还调整了一下两个女人趴伏是角度,使她们那两
个「虽存差异」但又「各有千秋」的屄屄,「精诚团结」的尽最大可能的「紧挨」在一起……然后,我
就站在床边用鸡巴「仰射」这两只「母雕」……我在每个屄屄里轮番「戳」上七、八下,当屄屄胀胀的
感觉到爽时,我就抽出鸡巴使屄屄顿觉空虚寂寞;当屄屄觉得寂寞难耐时,又轮到插入鸡巴有了胀胀的
爽……如此「周而复始」了十几个回合,老婆表姐和秋彤就双双张开了小嘴,情不自禁的齐声叫唤:「
哎哟……好爽……好舒服……」!

这种「一箭双雕」式,我自认为比日本AV那些男优强多了,那些男优,总爱在并肩趴着的女优屁股
后面,来回的跪着跑,那样既累,又很没面子;那能象我这样双脚不用移步,就用一根鸡巴同时操爽了
两个屄屄!这样的「一箭双雕」,才显出了中华男儿的「霸气」。这正是——「一杆金枪上下翻,两屄
同时爽翻天;三人同声齐叫好,绝非英雄仅少年!」

这时刚好,夏老弟的上场时间已到了,我老婆表姐就玉体横陈,张开双腿迎纳她「换」得的老公入
港,我就用一招「后插式」——「隔山取火」的变异姿势「弯弓搭箭」,直杵秋彤阴道前壁的G 点,一
边杵还一边提醒夏老弟「学着点」。秋彤被杵得娇驱前移,上身前倾,夏老弟急忙用手扶着,往我的鸡
巴上送,我杵一下,他就用力回送一下,那根不甚敏感了的「试管」鸡巴就在我老婆表姐的屄屄里戳上
一下……我们四人居然不用「一二、一二」的发号,就这样步调一致的做着「动感传递」的体操,十来
分钟之后,我和夏老弟都在自己「换」得的老婆的屄屄里,又步调一致的射出了精液……

完事之后,我便叫夏老弟携「老婆」速速回房去,并说出了我的担心,二人连声称是。是夜,我们
各自拥着「换」的老婆在各自的房间里完成最后的「作业」不提。

次日上午,我们都起的很晚,饭后相约在「坐爱枫林」那水吧包房里进行最后一项活动——每人说
一点自己的真实感受。在这个我们迈出第一步的地方,此刻我们都没有心情再欣赏什么风景。

秋彤最先说,她说,在这三天的交换中,她觉得自己还做得很不够好,还没有象爱自己老公那样去
爱「新」老公,除了H 和文学方面的交流,其他的了解都还没起步——听她的言下之意,貌似觉得「换」
的时间还太短了;夏老弟说,他的体会是认识了身体的重要性,还一再感谢我教了他那个「压练法」,
还感谢我老婆的表姐给他推拿按摩和传授了几手自按穴位的手法,他大大增加了为自己也为家人(妻子、
还尚无孩子)的信心;我老婆的表姐总是那么「喜箩筐」的,她发言最简短:「我要丰富……各种知识,
要让我老公……夜夜做新郎……」。

最后是我说,也许是当头儿当惯了,说感受也有点带总结性,我说:「一。首先要感谢夏老弟和秋
彤夫妇,你们是我遇到的难得的知音,使我坚定了对交换『配偶‘游戏的看法,从出于『高层次的爱’
来参与『换‘,还是行得通的;二。这次我们的『换’总的来说还是很成功的,但也突破了我在认识上
的禁区(主要是『不能多人在同一个房间里H ‘),那禁区也许是我自己在『划地为牢’,但我至今都
认为它是『罪与非罪‘的分水岭。还是那句话,我们都是凡人,有些事我们是把握不住的,不然,为什
么会有『色胆包天’一说?佛曰:「佛是过来人,人是未来佛‘,连法力无边的『佛’,都是人这么『
跌倒、爬起、再跌倒、再爬起‘这么过来的,只要我们不『故步自封’,不断总结,不断实践,我相信,
终有我们成『佛‘的那一天……」。

金秋十月的正午阳光撒照在满山红遍的枫树林上,一片金黄般的熠熠生辉,貌似我们「换」的前途
一片灿烂辉煌!

当我们去服务台退房时,那服务台的小姐正是国庆前我和老婆表姐去开房和预定房间的那个,也许
是因我个高体键、相貌出众,或是老婆表姐打扮时髦、分外妖娆的缘故,她貌似印象特深,一个劲的盯
着我和老婆表姐看。起初我还没有什么警觉,但当我留心地注意那服务台小姐的视线时。我才知道是我
们四人的站位出了问题,此刻,秋彤站在我身边,正含情默默地欣赏着我,她还用手挽着我的胳膊,就
如一对即将分别的恋人那样的依依不舍;我老婆的表姐自然正与夏老弟在一起,一边说着话,还一边在
替夏老弟掏耳朵。

一见这样的错位,不由我在心里暗叫了一声「糟糕」,就在这时,那服务小姐冲着我神秘一笑,问
我道:「怎么。你们换了?」「什么换了?」我有些故作镇静。她用嘴指了指老婆的表姐和我身旁的秋
彤,我见她的确是认出我们换了女人,于是就笑着说:「是啊,我最泼烦陪老婆逛街,就换了喜欢陪女
人逛街的朋友来陪我老婆逛街去;我朋友的老婆喜欢外国文学,我就陪她聊了一上午的《飘》和《红与
黑》……」

那服务小姐一面把押金退我,一面不肖一顾地说:「哎呀,你以为我们懂不起?我们老板说了的,
不要轻易得罪客人,我们这是旅游区,林子大了,什么样子的鸟都有,现在『换‘什么的,还是非主流
过嘛,等以后成主流了,就没这么吃香了……」

她后面的话,我们谁都没听见,我们已经匆匆走出了旅馆,上了一辆的士,我才放下了一颗悬着的
心。

我和老婆的表姐先送夏日和秋彤去火车站,当列车开动时,我看到在秋彤眼眶里游历了许久的泪水
掉了下来,直到那列车在远方消失之后,我和老婆的表姐才离开火车站。

这时候,我才发觉老婆表姐随身背着的那个「显示身份」的「Anyijier」名牌大包包没背了,我问
她,她说送给夏日了,我「噗嗤」一下笑了起来,说:「人家又不是女人,要个女人的大包包干什么?」
老婆的表姐说:「我就要他把大包包挂在房间里,天天看着它,就当看着我!」

接下来我就送老婆表姐去大巴车站,在去大巴车站的路上,我和老婆的表姐在出租车里一直在卿卿
我我,她说,这次为我「舍身赴难」三天,她的直接经济损失和间接经济损失有多少多少,我抱着她深
深一吻说:「这些我都清楚,容弟以后……竿上填情……」老婆表姐一听,就打了我一下,娇嗔着说:
「你啊……连倒搞了三天,你……还不正经!」。

送走了老婆的表姐,我最后才送我自己,回到家时,已经是半夜时分,这时老婆「搬砖」还没回来,
我就匆匆洗了澡上床睡了,听到门响我就连忙装着熟睡,我怕一会老婆问我这几天是怎么「自驾游」的,
更怕一会她心疼我要给我「洗衣服」(我们夫妻性交做爱的暗语),我真的不知道还行不行。呵呵,人
累了就是睡得快,老婆才从门口走到卧室这会工夫,我就貌似听到了自己的呼噜声。

自从开春以后的这几个月来,夏老弟又多次在网上追着找我聊天,还多次问我「老婆」在不在,想
与她视频视频,后来把我问烦了,我就说「老婆」病了在住院,那知道他「问候」得更勤,就只差早中
晚一天问我三次,我想反正今后不会和你们换什么了,就在视频里「悲痛欲绝」的说:「我老婆……病
死了」(说这话的时候,我在心里一个劲的对过往神灵说,我老婆病死了……是假的假的假的假的)。
我这么说后,夏老弟就真的没再来怎么烦我,可秋彤却又来安慰我了,还要我……节哀顺便,并告诉我,
可能「五一」长假要出来旅游。我说是老公陪你吧,她笑着摇了摇头说,节前××银行与××部门有个
合作开发什么「A 计划」和「B 计划」的重要会议,老公届时要参加走不开,就她一个人出来散散心。
说到这儿,秋彤对我莞尔一笑:「哥,如果我到你那里来了,你欢迎吗?」我自然就脱口而出的说:「
当然欢迎」。当时我只以为她是在开玩笑,我们这里又没有菲名中外的风景区,她会来做怎么。当时我
竟然忘了,我在她面前是个「死了老婆的鳏夫」了!

在四月中旬的一天,老婆对我说,她要去参加一个与××银行合作开发新项目的会议,如果顺利,
还可以赶回来,在「五一」长假里与我去「自驾游」,如果不顺利,连「五一」都不能休息。我心里好
沮丧啊,本来想好好陪老婆出去开开心的,以弥补自己对她的「暗中」伤害,现在看来,都有可能不行!

果然,在「五一」前两天,老婆从外地打电话回来,说会议要延期结束,与我去「自驾游」的事要
「黄」。这时候,就轮到我安慰老婆了,我一面说我多么多么的爱她,想陪她好好出去开心一下,一面
又要她以大局为重,夫妻恩爱又且在朝朝暮暮,要她集中精力,为我们××部门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这里才挂了老婆的电话呢,手机又响了,一接听,呵,竟然是秋彤来的,她先是埋怨我这边老是打不进
来,接着就问我:「你家是××小区7 栋31-7吧?」我忙问她:「你是怎么知道的?」她说:「我们交
换看过身份征呀!」呀,银行的,就是对数字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这时,秋彤在电话里又对我说:「哥
……你快来接接我呐,我这会儿已经在你们小区……东大门,这么十几栋楼房,你不来,我怎么找的到
哦?」

听说秋彤已经在小区门外,我顿时喜出望外,一面叫她别动,就在原地等我,一面就飞快地向小区
东大门赶去二八佳丽体似酥腰间伏剑斩愚夫虽然不见头落地早把君的骨髓枯。

望身体不好或一时欠佳的朋友,切记!切记!

有朋友会说,你在这里写H 文,还要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你一定见过香烟上的「香烟有害健康」的温馨提醒吧?它是什么意思,我就是什么意思。

我们闲话打住,「故事」接着往下讲:

我老婆表姐全套的「美女坐桩」,这么「坐」下来之后,不但有些香汗淋漓,并且她已经爽得高潮
了一次,于是,我就叫她在一旁小歇片刻,然后叫秋彤「坐上来」实习实习……这秋彤其实也是个会几
手的主儿,但见她,轻抒不甚丰腴的手臂儿,用芊芊嫩葱的手儿,夹着我硬得有些搏动的大鸡巴,一边
掰开阴户的两片阴唇,一边将淫水泛滥的屄屄口儿套在我的大龟上,然后才「噗嗤噗嗤」的慢慢地坐将
下来,那感觉,实在是不比我老婆的表姐差多少……由于她比我老婆的表姐要年轻几岁,没事还喜欢练
点「塑身操」,所以做「后仰套坐」时,后仰,小蛮腰就弯成一张弓,身子仰得很下;套坐,就坐得很
慢而且较为有力……我的鸡巴龟头就杵在她阴道前壁的G 点上下磨蹭,不一会,秋彤就居然被自己的「
后仰套坐」舒服得高潮了一次!

我就这么在床上躺着,把鸡巴交给两个成熟而迷人的美艳女人,就由他们主动的「肏」我,一招看
似我十分被动的「女上男下」的「美人坐桩」,就使她们先后享受了高潮,可我这时,还没有欲射的感
觉……但我又必须要抓紧着「射」,这是旅馆,我们两男两女同室交媾,如被外人撞破,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我就问夏老弟,还有多久能上,他看了看时候说,还有8 分钟,我在心里说着「晕啊」,口里就对
他说:「哥在这里……再教你们一招……『一箭双雕‘如何?」

我这话,是冲着他们三人说的。这招「一箭双雕」,是我淫浸十数年「闭门造车」的「冥思苦想」,
并观看了无数的H 影视,均未发现有人用过的独门招式——但不久前,我已经发现西片有一男二女,「
剽窃」了我尚未及时申请专利的「一箭双雕」了——见他们三人都在说「好」,于是,我就叫两个美人
趴在床沿上,并叫夏老弟去床的另一侧,与我对面站着,把两个女人夹在中间,以便必要时替她们给点
力。

两个女人倒也听话,于是乖乖的并肩横趴在床沿上。

「我不是要你们并肩趴,是要重叠的趴……」我一边道歉,一边说明怎么趴法,二女才恍然大悟。
于是,老婆表姐在下,身子尽量放低;秋彤在上,上身微微抬起,夏老弟就扶着她(如果夏老弟那边有
墙,就不需人扶滴)使两个女人的屁股紧密的重叠,我还调整了一下两个女人趴伏是角度,使她们那两
个「虽存差异」但又「各有千秋」的屄屄,「精诚团结」的尽最大可能的「紧挨」在一起……然后,我
就站在床边用鸡巴「仰射」这两只「母雕」……我在每个屄屄里轮番「戳」上七、八下,当屄屄胀胀的
感觉到爽时,我就抽出鸡巴使屄屄顿觉空虚寂寞;当屄屄觉得寂寞难耐时,又轮到插入鸡巴有了胀胀的
爽……如此「周而复始」了十几个回合,老婆表姐和秋彤就双双张开了小嘴,情不自禁的齐声叫唤:「
哎哟……好爽……好舒服……」!

这种「一箭双雕」式,我自认为比日本AV那些男优强多了,那些男优,总爱在并肩趴着的女优屁股
后面,来回的跪着跑,那样既累,又很没面子;那能象我这样双脚不用移步,就用一根鸡巴同时操爽了
两个屄屄!这样的「一箭双雕」,才显出了中华男儿的「霸气」。这正是——「一杆金枪上下翻,两屄
同时爽翻天;三人同声齐叫好,绝非英雄仅少年!」

这时刚好,夏老弟的上场时间已到了,我老婆表姐就玉体横陈,张开双腿迎纳她「换」得的老公入
港,我就用一招「后插式」——「隔山取火」的变异姿势「弯弓搭箭」,直杵秋彤阴道前壁的G 点,一
边杵还一边提醒夏老弟「学着点」。秋彤被杵得娇驱前移,上身前倾,夏老弟急忙用手扶着,往我的鸡
巴上送,我杵一下,他就用力回送一下,那根不甚敏感了的「试管」鸡巴就在我老婆表姐的屄屄里戳上
一下……我们四人居然不用「一二、一二」的发号,就这样步调一致的做着「动感传递」的体操,十来
分钟之后,我和夏老弟都在自己「换」得的老婆的屄屄里,又步调一致的射出了精液……

完事之后,我便叫夏老弟携「老婆」速速回房去,并说出了我的担心,二人连声称是。是夜,我们
各自拥着「换」的老婆在各自的房间里完成最后的「作业」不提。

次日上午,我们都起的很晚,饭后相约在「坐爱枫林」那水吧包房里进行最后一项活动——每人说
一点自己的真实感受。在这个我们迈出第一步的地方,此刻我们都没有心情再欣赏什么风景。

秋彤最先说,她说,在这三天的交换中,她觉得自己还做得很不够好,还没有象爱自己老公那样去
爱「新」老公,除了H 和文学方面的交流,其他的了解都还没起步——听她的言下之意,貌似觉得「换」
的时间还太短了;夏老弟说,他的体会是认识了身体的重要性,还一再感谢我教了他那个「压练法」,
还感谢我老婆的表姐给他推拿按摩和传授了几手自按穴位的手法,他大大增加了为自己也为家人(妻子、
还尚无孩子)的信心;我老婆的表姐总是那么「喜箩筐」的,她发言最简短:「我要丰富……各种知识,
要让我老公……夜夜做新郎……」。

最后是我说,也许是当头儿当惯了,说感受也有点带总结性,我说:「一。首先要感谢夏老弟和秋
彤夫妇,你们是我遇到的难得的知音,使我坚定了对交换『配偶‘游戏的看法,从出于『高层次的爱’
来参与『换‘,还是行得通的;二。这次我们的『换’总的来说还是很成功的,但也突破了我在认识上
的禁区(主要是『不能多人在同一个房间里H ‘),那禁区也许是我自己在『划地为牢’,但我至今都
认为它是『罪与非罪‘的分水岭。还是那句话,我们都是凡人,有些事我们是把握不住的,不然,为什
么会有『色胆包天’一说?佛曰:「佛是过来人,人是未来佛‘,连法力无边的『佛’,都是人这么『
跌倒、爬起、再跌倒、再爬起‘这么过来的,只要我们不『故步自封’,不断总结,不断实践,我相信,
终有我们成『佛‘的那一天……」。

金秋十月的正午阳光撒照在满山红遍的枫树林上,一片金黄般的熠熠生辉,貌似我们「换」的前途
一片灿烂辉煌!

当我们去服务台退房时,那服务台的小姐正是国庆前我和老婆表姐去开房和预定房间的那个,也许
是因我个高体键、相貌出众,或是老婆表姐打扮时髦、分外妖娆的缘故,她貌似印象特深,一个劲的盯
着我和老婆表姐看。起初我还没有什么警觉,但当我留心地注意那服务台小姐的视线时。我才知道是我
们四人的站位出了问题,此刻,秋彤站在我身边,正含情默默地欣赏着我,她还用手挽着我的胳膊,就
如一对即将分别的恋人那样的依依不舍;我老婆的表姐自然正与夏老弟在一起,一边说着话,还一边在
替夏老弟掏耳朵。

一见这样的错位,不由我在心里暗叫了一声「糟糕」,就在这时,那服务小姐冲着我神秘一笑,问
我道:「怎么。你们换了?」「什么换了?」我有些故作镇静。她用嘴指了指老婆的表姐和我身旁的秋
彤,我见她的确是认出我们换了女人,于是就笑着说:「是啊,我最泼烦陪老婆逛街,就换了喜欢陪女
人逛街的朋友来陪我老婆逛街去;我朋友的老婆喜欢外国文学,我就陪她聊了一上午的《飘》和《红与
黑》……」

那服务小姐一面把押金退我,一面不肖一顾地说:「哎呀,你以为我们懂不起?我们老板说了的,
不要轻易得罪客人,我们这是旅游区,林子大了,什么样子的鸟都有,现在『换‘什么的,还是非主流
过嘛,等以后成主流了,就没这么吃香了……」

她后面的话,我们谁都没听见,我们已经匆匆走出了旅馆,上了一辆的士,我才放下了一颗悬着的
心。

我和老婆的表姐先送夏日和秋彤去火车站,当列车开动时,我看到在秋彤眼眶里游历了许久的泪水
掉了下来,直到那列车在远方消失之后,我和老婆的表姐才离开火车站。

这时候,我才发觉老婆表姐随身背着的那个「显示身份」的「Anyijier」名牌大包包没背了,我问
她,她说送给夏日了,我「噗嗤」一下笑了起来,说:「人家又不是女人,要个女人的大包包干什么?」
老婆的表姐说:「我就要他把大包包挂在房间里,天天看着它,就当看着我!」

接下来我就送老婆表姐去大巴车站,在去大巴车站的路上,我和老婆的表姐在出租车里一直在卿卿
我我,她说,这次为我「舍身赴难」三天,她的直接经济损失和间接经济损失有多少多少,我抱着她深
深一吻说:「这些我都清楚,容弟以后……竿上填情……」老婆表姐一听,就打了我一下,娇嗔着说:
「你啊……连倒搞了三天,你……还不正经!」。

送走了老婆的表姐,我最后才送我自己,回到家时,已经是半夜时分,这时老婆「搬砖」还没回来,
我就匆匆洗了澡上床睡了,听到门响我就连忙装着熟睡,我怕一会老婆问我这几天是怎么「自驾游」的,
更怕一会她心疼我要给我「洗衣服」(我们夫妻性交做爱的暗语),我真的不知道还行不行。呵呵,人
累了就是睡得快,老婆才从门口走到卧室这会工夫,我就貌似听到了自己的呼噜声。

自从开春以后的这几个月来,夏老弟又多次在网上追着找我聊天,还多次问我「老婆」在不在,想
与她视频视频,后来把我问烦了,我就说「老婆」病了在住院,那知道他「问候」得更勤,就只差早中
晚一天问我三次,我想反正今后不会和你们换什么了,就在视频里「悲痛欲绝」的说:「我老婆……病
死了」(说这话的时候,我在心里一个劲的对过往神灵说,我老婆病死了……是假的假的假的假的)。
我这么说后,夏老弟就真的没再来怎么烦我,可秋彤却又来安慰我了,还要我……节哀顺便,并告诉我,
可能「五一」长假要出来旅游。我说是老公陪你吧,她笑着摇了摇头说,节前××银行与××部门有个
合作开发什么「A 计划」和「B 计划」的重要会议,老公届时要参加走不开,就她一个人出来散散心。
说到这儿,秋彤对我莞尔一笑:「哥,如果我到你那里来了,你欢迎吗?」我自然就脱口而出的说:「
当然欢迎」。当时我只以为她是在开玩笑,我们这里又没有菲名中外的风景区,她会来做怎么。当时我
竟然忘了,我在她面前是个「死了老婆的鳏夫」了!

在四月中旬的一天,老婆对我说,她要去参加一个与××银行合作开发新项目的会议,如果顺利,
还可以赶回来,在「五一」长假里与我去「自驾游」,如果不顺利,连「五一」都不能休息。我心里好
沮丧啊,本来想好好陪老婆出去开开心的,以弥补自己对她的「暗中」伤害,现在看来,都有可能不行!

果然,在「五一」前两天,老婆从外地打电话回来,说会议要延期结束,与我去「自驾游」的事要
「黄」。这时候,就轮到我安慰老婆了,我一面说我多么多么的爱她,想陪她好好出去开心一下,一面
又要她以大局为重,夫妻恩爱又且在朝朝暮暮,要她集中精力,为我们××部门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这里才挂了老婆的电话呢,手机又响了,一接听,呵,竟然是秋彤来的,她先是埋怨我这边老是打不进
来,接着就问我:「你家是××小区7 栋31-7吧?」我忙问她:「你是怎么知道的?」她说:「我们交
换看过身份征呀!」呀,银行的,就是对数字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这时,秋彤在电话里又对我说:「哥
……你快来接接我呐,我这会儿已经在你们小区……东大门,这么十几栋楼房,你不来,我怎么找的到
哦?」

听说秋彤已经在小区门外,我顿时喜出望外,一面叫她别动,就在原地等我,一面就飞快地向小区
东大门赶去……【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