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子的阴谋,让我性福让我忧
我小姨子今年30岁,由于婚后查出她身体的原因不能生孩子,第一次婚姻很快就离了。第二次结婚
后没多久,老公调到外地工作,长期分居两地,不久就又另有了新欢,没办法最后也离了。

婚姻的接连受挫,使小姨子受了很大的打击,有段时间非常忧伤,经常唉声叹息的。这时我和她姐
姐经常开导她,哄她开心。小姨子原本也是性格开朗的人,几个月以后也就逐渐想开了,开始乐观的面
对生活了。

我老婆比小姨子大两岁,我们的孩子大多待在他爷爷家里。老婆看到小姨子一个人,生活起来很不
方便,平时就叫她到我家里吃饭新色界,所以小姨子平时吃住大多在我家里。

小姨子长得还是很漂亮的,身高接近1.7 米,体重50公斤多一点,由于没生过孩子,身材很匀称,
特别是浑圆的屁股和高挺的胸部,是很让人想入非非。

我老婆在企业工作,上下班没个定时,我的工作任务比较繁重,下班都比较晚,倒是小姨子的工作
比较轻松,基本每天都能按时上下班,所以我家做饭的事一般都是她承担,她和我们一起生活倒是让我
们省了不少事。

我们晚饭后也不喜欢到处走动,除了去老人那里看看孩子,偶尔三人一起去散散步,平时大多都是
呆在家里,老婆和小姨子从小感情就特别好,她俩都喜欢看电视,总是姊妹俩一起歪倒在沙发上,一边
新色界,一边看那些韩国的、新加坡的电视剧,我不喜欢那些哭哭啼啼的节目,我喜欢上上网,看看新
闻。

我们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老婆和小姨子总喜欢开我的玩笑,比如说我有时盯住小姨子的乳沟看,我
老婆发现了就会大声叫:看什么看,天天看我的还没看够吗?我总是说:你有吗,我怎么就没发现!小
姨子也不脸红,反倒说:要不要我把衣服再拉开一点,让你看个够!这时倒是我有些脸红了。不过,时
间长了,也就习惯了,有时看到小姨子弯下身时,胸前两团白突突的,我就叫:你的两只兔子要逃跑了。
小姨子就说:你没看到我用带子拴的牢牢的吗,怎么会跑。

小姨子平时在我家就住在我们卧室的隔壁。晚上我和老婆睡觉时都不会把门关的严严实实的,老婆
说关严实了太闷,而我总担心我们做爱时老婆的叫声让小姨子听到不好。说实话,我的性欲比较强,差
不多每晚都想和老婆要来一次,可老婆的性欲没我那么旺盛,一星期至多也就四次。我老婆干那事的时
候总是很大声,为这事,小姨子总是说我:你每晚都打我姐吗,怎么老是听到我姐大声叫喊!我就说:
是你姐打我呢。

我们三人就这样在说说笑笑中度过了近两年时间。有一次,我发现小姨子和老婆又开我的玩笑耍弄
我了,只不过这次根本就是她们姊妹俩的阴谋,也就是这个阴谋,才有了下面的一些故事。

这天晚上,我在上网,我老婆和小姨子照样在客厅里看电视吹牛,不过这次她们唧唧咕咕的成分多
了一些,好像在商量些什么事情。我没在意。

一会,就听到老婆叫我,我出去客厅里,就听我老婆:你小姨子的大腿今天总是酸痛,去帮她揉揉
吧。

我说:你怎么不帮她揉呢!

老婆说:我上班累了,懒得动!

我正在犹豫:毕竟偷看是偷看,玩笑是玩笑,但说真的,我倒是还从来还没碰到过小姨子的身体呢。

这时小姨子说:我姐都让你揉了,你还怕什么,怕我吃了你不成。

我说:揉就揉,谁怕谁。

那时是夏天,小姨子穿了裙子,她躺在沙发上,把裙子捋起来,露出大腿。小姨子的大腿很白,和
我老婆的一样,但比我老婆的浑圆丰满。我过去坐在她腿旁,开始帮她揉右腿,当我的手碰到她的大腿
上时,说真的,那时我的心里咯噔一下,有些说不出的感受,就是有些冲动的感觉。

我帮她揉腿的时候,发现坐在对面的老婆在诡笑,还说:怎么样,小姨子的大腿比我的软吗!

我说:那自然,又软又滑呢。

我刚揉了几把,小姨子的身体扭过去扭过来的,说是怕痒。这时,小姨子突然把左腿蜷缩起来,天
哪,我大吃一惊:她竟然没有穿内裤,她扁平的小腹下,一团凸起的地方,黑亮的阴毛一直围到会阴的
地方,大阴唇和小阴唇清晰可见,阴蒂微微凸起。

我正发呆,这时老婆叫道:发什么呆,看到什么了,好看吗?

我看到她说这话的时候还是在诡笑。再看小姨子,脸有些微红。

我赶紧站起来,说:肚子痛,上个厕所。说完就进了卫生间,那时我发觉我的心在咚咚直跳,手都
有些颤抖。在卫生间了,我听到老婆和小姨子在外面叽叽咕咕的笑。我在卫生间了假装解手,呆了好一
会才出来。出来时,她们姊妹俩还是冲着我笑。

那天晚上,我和老婆干了两次,完了第一次时,我又想到了小姨子那黑黑的一片,马上就又勃起了。

上面那事过去没多久,有一天,我上了一会儿班,要拷贝资料时才发现忘带U 盘,就和单位说了声,
返回家里拿U 盘。

进家门后,我发现家了洗澡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我想,是不是老婆单位没事提前下班了,我就推
门进去,想摸她几把——我经常在她洗澡的时候去挑逗她。

我进门就叫:娘子,我来也!

就听道:臭流氓,竟敢来偷看本小姐洗澡。

天哪,我这才发现里面的竟然是小姨子。我赶紧往一边后退一边说:对不起,对不起,我还以为是
你姐姐呢!我可什么都没看清。

就听小姨子说:看你那怂样,看见了又怎么样,重要的地方都早就叫你瞧见了。来,敢跟小姨子洗
鸳鸯浴吗?

听到这,我心潮一阵涌动,顾不了那么多了:洗就洗,还怕你么!我立马在门口就脱掉了衣服,冲
进去。

这时我才真正看到了小姨子的庐山正面目:在雾气里,小姨子浑身赤裸,坚挺的乳房随着手臂的摆
动上下直晃,红润的乳头犹如两颗刚下树的樱桃;修长而白嫩的手臂及大腿、扁平的小腹和浑圆的臀部
简直无一点疵瑕,小腹下面,馒头的凸起部位被黑亮浓密的阴毛覆盖。我的鸡巴不知什么时候已是硬硬
实实的勃起。

我正在忘我地欣赏时,小姨子说:看够了吗,看够了帮我搓搓背。

我拿起毛巾,去帮她搓背。说是搓背,其实我俩早已是面对面的贴到了一起,她富有弹性的乳房顶
在我的胸脯上,我一只手拿着毛巾在她背上轻轻地搓来搓去,另一只手用力的揉捏着她的臀部。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本来放在我肩膀上的一只手,已抓住了我坚挺的鸡巴。就听她说:乖乖,这
么大呀,我姐说太大了我还不相信呢。

我一惊:怎么?,这事你姐都跟你说?

她说:跟我说这东东怎么啦,其他更重要的都说呢!

我想:这姐妹俩真是神了。

我说:真的大吗,想要吗?

她说:大是大,可不知道好不好使。

我说:不相信就去试试!

这回我们真的试了。我想把战场摆在她的卧室里,可她不同意,说是要到我们的卧室里。我们都没
穿衣服,我把她抱起来,走进卧室里,平放在床上,她的手就是在我抱她时也没离开过我的鸡巴。我非
常冲动,就只想着压下去,她说:这么急呀,我还想亲亲它呢。说完,她要我平躺在床上,她69式反身
趴在我的身上,用嘴使劲吮吸我的鸡巴。这时我才仔细看清了她的嫩屄,它就清晰地呈现在我的眼前:
浓密的阴毛,鼓起的阴阜、肥厚的大阴唇上覆盖着弯曲的阴毛,由于她是张腿跨在我身上,红润的小阴
唇张开,微微露出了阴道,阴蒂微微凸起。

我一只手抱住她的大腿,一只手抓住她弹性的臀部,扬起头大口大口的吮舔起了她的嫩屄,一会儿,
她的水就多了起来,有些微咸、微腥。我们亲了一会,感觉都耐不住了,大口地喘着粗气。她回身趴在
我身上,抓住我的鸡巴对准她的嫩屄一下子套了进去。

我感觉她的阴道很紧,可能是没有生过孩子,而且性生活很少的缘故。她就这样使劲地上下摆动着,
呻吟着,两只白白的乳房在我前面晃来晃去,我忍不住伸手抓住,拼命的搓、捏。她的呻吟和我老婆不
同,我老婆在欢快时发出的呻吟声是「啊、啊」的,而且有时很大声。小姨子的呻吟声是「哦、哦」的,
声音不怎么大。我感觉她的淫水流到我的蛋上,溅湿了我的大腿根。她在上面扭腰,双乳不停地上下震
荡,不一会,就听到她大声「哦、哦」地叫了两声,双手紧紧地抓住了我的肩膀,身体往后挺,我明显
地感觉到她阴道的抽搐,我知道她高潮了。于是,我双手由撑着双峰下移到细腰,一阵猛烈的上挺。她
仰闭上眼睛享受。

等她要退潮了,终于我也受不了了,我把她翻倒,抬起她的双脚跨在我肩上,把整个鸡巴全都插进
她的蜜屄里,抓住她的乳房,使劲抽插,开始了最猛烈、最深入的进攻。大概过了两分钟,她又高潮了,
这时我再也忍受不住了,激射如注,鸡巴在她的淫屄里一阵阵抽搐,精液源源不断地冲击着她蠕动的子
宫口,射的很多,感觉到部分向外溢出。我就这样趴在她身上,直到完全退潮疲软鸡巴自动滑出。我起
身看到她的骚屄湿漉漉的,屁股下的床单也湿了一大片,阴阴道里还有白色液体在流出。

平静下来后,我们又到洗澡间洗了洗,没想到刚擦干身子,她又蹲下身,张开嘴,把我已疲软的鸡
巴含在嘴里,连吸带舔,右手在下面握住两颗蛋,手嘴并用。她不时伸出舌头,在我的龟头上环绕挑逗
着,我一阵阵的发酥,鸡巴立马又开始充血,变粗、变大、变得坚挺。我让她坐在浴缸沿,揉她的乳房、
捏她的屁股,用中指轻揉她的阴蒂,前戏完了,我让她趴在浴缸沿上,从后面插入她的阴道,双手捧着
她雪白弹性的臀部,不停抽插。她还是高潮了两次,我最后也射了。

下午单位有应酬,我去陪席,没回家吃饭。我打电话回家,是小姨子接的,她的语气和平常一样。
我说不回家吃饭了。她逗我说是不是也不回家睡觉啦,刚要挂电话,听到电话的那边我老婆回家打招呼
的声音。

晚上我回家时,老婆和小姨子还没睡,我进门就听到她俩又在那里叽叽咕咕的,看见我又冲我笑。
我说喝了点酒,头晕,我说:想睡觉了,你俩差不多睡吧。

老婆说:到底是酒醉还是心醉。我听的有些怪怪的,但看到她俩亲密的样子,也就没在意,洗脸漱
口后就躺在床上看书。

我在卧室里听到她们姊妹在新色界,不时发出一阵阵笑声。大概半小时后,老婆也来睡觉了。

她一进来就掀开被子,说:怎么精神气脉都没有,软的可怜。

我说:还没弄呢,怎么可能就一柱擎天。

老婆又诡秘的笑:假正经,装什么装。

我说:装什么啦!不信你弄弄看。

老婆说:今天白天都干什么好事啦?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我说:白天除了上班还能干什么,整天为人民服务呢!

老婆说:滥流氓,是为小姨子服务吧。

我一惊:她怎么知道的?立马我就恍然大悟:这叫什么事,这姊妹俩真有她们的!真是邪了。

我嘴上还是说:别乱说,你老公我正经着呢。

老婆就大声叫小姨子的名字,说:快进来,这小子不承认呢!

一会就见小姨子进来了:她竟然只穿了一条三角裤,连胸罩都没带,两只乳房上下晃动着!她说:
怎么,穿上马甲就不认账啦,我下面还流着不停呢,要不要拿去做DNA 比对。

我说:怪不得呢,原来是你俩联合起来斗地主啦,阴谋、可怕的阴谋、恶毒的阴谋。

老婆说:就你那玩意,一天到晚金刚钻似的想找洞钻,受不了你了找个搭档怎么啦。

我说:这回你找了她,下回该找谁了?

老婆脸一沉:除了我俩,你敢碰别的女人,我俩杀了你!

我说:乖乖,你俩就可以把我完全摧毁了,我还敢惹其他的女人。

小姨子说:不跟你们俩啰嗦了,我睡觉去了。

我掀开被子说:看看,又硬了,怎么办。

小姨子说:我一身都还酸疼呢,叫你老婆看着办吧。说完就出去了。

那晚我和老婆干的特别起劲。和小姨子比起来,老婆稍稍廋了点,由于生过孩子,乳房有些小,也
不怎么有弹性,但腰肢纤细,臀部浑圆,也很性感。老婆的阴毛比小姨子少了一些,由于性生活较多,
阴部有些黑,大阴唇和小阴唇外露的比小姨子多,但阴道还是比较紧,淫水和小姨子一样多。做爱的时
候,老婆喜欢正常体位,但迎合比较卖力,唯一让我遗憾的是老婆不喜欢帮我口交。老婆高潮到得比较
快,也很频繁,由于我白天射了两次,那晚我高潮掀起有些慢,老婆高潮了5 次我才射了。

事后,我认真的和老婆说:小姨子现在精神和心情都好了,是不是帮她介绍过对象,让她有个自己
的幸福生活?

老婆说:你以为就你会关心人啊,我早和她谈过了,她说现在不想了,受不了再一次的折磨。她说
就和我们过一辈子了,反正我们对她都很好,她在我们身边也很快乐,我们的孩子就是她的孩子,她会
和我们一起好好地抚养他长大成人。

我听到这里有些心酸:小姨子真是太可怜了!老婆又说:你巴不得她一辈子不嫁呢,就嘴上说的好
听!

我说:这怎么说呢?我真是为她好。

老婆说:你要是为她好,你以后就不要跟她说这事了,这事你说和我说效果不一样的,是不是。

我说:那我们这样生活始终不像个话呀!

老婆说:怎么不像话,我和她从小一起相依为命,那感情是别人可比的?再说,我们本来就是一家
人,有什么好说的。

我又转个话题,说:上次揉腿的事你们是谁出的主意?是不是那时就开始引诱我上当了?

老婆说:共同出的怎么啦,试试你的色胆呢!你不知道你小姨子早就在我面前说你有色心没有色胆
呢。

我说:这也有些太离谱了吧,难道你就心甘情愿将自己的男人奉献出来不成?心里就不酸?

老婆回答:你傻啊!她都说要一辈子和我们生活了,你不知道她也有生理需要啊!再说自己的妹妹,
有什么酸的。只是便宜你这个臭男人了!

我说:真的不酸?就一点儿也没有。

老婆说:开始有点。那时我也觉得有点离谱呢。她不说,我也看得出来,她也喜欢你呢。就这事,
我想了很久才半真半假的跟她说了,当时她还吃惊呢。我妹说了,你真厉害呢!

第二天晚上,我三人又在开玩笑,互相逗乐,最后我老婆说:今晚你想跟谁睡呢?

我说:反正你们俩我谁也得罪不起,干脆一起睡得了!

在床上,我睡在中间,老婆和小姨子睡在两边。始终是姊妹,开始老婆和小姨子都有些不自然,我
左边摸摸,右边弄弄,她俩始终一个都不先主动,但我说了些笑话,又挑逗了一阵后,老婆先主动起来,
压在我身上吮吸我的乳头,并对小姨子说:今晚我俩整死他!

老婆说后,小姨子也动了起来,侧过身来,一只手开始搓我的鸡巴,我一只手摸我老婆的肥屄,另
一只手揉小姨子的乳房,一会,小姨子翻身起来,开始吮吸我的鸡巴,她的口活很好,一会吸,一会舔,
一只手还不断地抚摸我的蛋蛋,弄得我浑身酥酥的。我让老婆骑在我上,把骚屄凑到我嘴边,也开始给
她口交,不一会老婆就开始呻吟了,不断的喘息,我又用中指伸进去不停地插、挖,没想到老婆竟然这
么快就高潮了,下来躺在我身边。

这时,小姨子还在继续她的口活,因为是第一次三个人一起做的缘故,我很冲动,感觉一会就要支
持不住了,于是就让她爬上来,一屁股把我的大鸡巴坐进骚屄,不停地上下套弄我的鸡巴,幅度有些大。
这时我老婆也凑过来了,我一只手抓住小姨子的乳房,一只手不停地抚摸老婆的肥屄,我们三人一起喘
息,一起蠕动,一会小姨子高潮了,我也忍不住一泄如注。

后来我三人起床洗了洗,又战了一场,这次首先是老婆玩上位,小姨子跨坐在我的脸上让我舔,她
俩先后都到了,我让她俩并排趴在床沿,轮番从后面发起进攻,她俩不一会就都泄了,我又让她俩并排
躺下,用手满足小姨子,用鸡巴肏着老婆,最后我射在老婆里面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三人还是往常一样,有说有笑,在外人面前,我和老婆关心照顾小姨子,
小姨子注重亲和我们夫妻俩,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在家里,我们相敬如宾,她俩都把我当作共同的丈夫,
我也尽力的适应着拥有两个妻子的生活。在夫妻生活上,有时我每三人同睡一张床,有时老婆说累了,
我和小姨子就到另一间卧室去睡。有时,我们也在沙发上肏过屄。

但在共同肏屄时,她们姊妹俩从不用手或嘴去接触对方的淫屄,最多就是在兴奋是用手触摸一下对
方的乳房。用我老婆的话说,她们不是同性恋者,更不是道德败坏者,她们只是这个充满亲情的家庭相
互敬重的一员。这我和理解,我从不要求她们去做她们不愿意作的事,毕竟我也不是性变态者,再说这
是夫妻间最起码的尊重。

这些事情的发生,起源于我老婆和小姨子的阴谋,但这个阴谋使我们家庭充满了温情和亲情,让我
们深感到幸福和性福,但是心里也暗暗担忧,面对俩姐妹的「阴谋」,我的身体能坚持多久……【全文完】